会同新闻网欢迎您! 新闻热线:0745-8823686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网上投稿
当前位置:会同新闻网 > 会同要闻 > 内容阅读

年味渐浓|有打糍粑,才有年

 来源:  作者:  编辑:许印文  时间:2017-01-11 09:55:09 

  会同新闻网1月10日讯(记者 许印文)年渐渐来了,窑塘坪的大团寨里也渐渐恢复到去年过年时一样的热闹。有人打工回来了,带了钞票,更带来了家人的欢笑,忙里忙外大搞庭院建设;有人为了迎接外出挣钱的亲人回家,置办家宴,叔侄爷孙大聚一齐。

  过年,如果不打糍粑,那多不像过年呀。

  村里家家户户都要打糍粑,而且要邀上左邻右舍一起热热闹闹地打。大家需要的不单是糍粑,更是需要有一个大家一起打糍粑的“年”。在“年”里一起热闹,一起欢笑,这才像过年……

  

 

  小时候,打糍粑那天,家里人一定要起个大早,早早地到井里挑水。能用到井里当天挑出的第一桶水蒸糯米饭,那预示着明年将会比别人家有更好的流年运程。

  小孩们就得守在灶火边上看守,火决不能熄灭,不然一定会被骂。小时候的我与姐姐们会一边烤火,一边在火塘里埋上几个红薯(要“板栗薯”,不能要“大王薯”)。呵呵,那时我也像图中的小男孩一样,一丝不苟地执行“看火任务”,脑子里闲不住,会思考瓦特发明蒸气机就是烧水得到的灵感,我能找到点别的什么灵感不……

  

 

  白森森的糯米饭出甑了,那香味很诱人。一股带着糯米饭香的热浪冲开压在上面的大簸箕,冲到了屋顶。别人问我煮普洱什么味,我总说是糯米饭的味道。

  

 

  小男孩抓一把糯米饭直往嘴里塞,冻得红红的小手此时一定很暖和,你看,他正在边吃边向我炫耀着。小时候我喜欢吃糯米饭,我经常问大人们,为什么不天天煮糯米吃,大人们笑着答,能天天吃到,那就不是过年了。

  

 

  

 

  糯米饭倒到糍槽里,竹匾倾覆的那一瞬间,我总会心里一沉,担心会把饭倒到地上,多可惜啊。但大木槽很巧妙地接住了大饭团。小时候觉得,也许这就是它的职责,接不住就该挨打,可又想起它接住接不住,等一下都得挨打时,又觉得好笑起来……

  

 

  糍槽一般都是古老的质地坚硬的杂木树制成,越是人丁兴旺的家族,大木槽越是被打得惨。大家族的木槽都被打得不成样了,槽体裂开,槽边严重磨损,可是没有人去换,因为这可是传家宝,谁家的槽磨损得更严重,这都是一种荣耀。

  

 

  猛烈的打糍粑节奏开始了,家里青壮年男人才有资格握上糍粑棒,因为一个回合下来,等于耕了一亩大丘。起先是碎点式快频率捶打,轻提轻放,用捶揉的方式把米饭在槽内铺均匀,甚至黏成一团,免得发用猛打时溅到外边。

  

 

  大约20个回合,扬锤猛打开始了。高高挥起的糍粑棒,很能展现出男人的强壮与果感。若男人们扬得不够高,打得不够重,女人们看在眼里,心里也会犯嘀咕。当地新“郎霸公”第一次过年上门,一定得好好表现,因为这是一个很严肃的考察环节。

  

 

  大约又过了10余回合,糯米饭打烂了,呈膏状。真正考验体能的时候到了,先前高高扬起的糍粑棒子让糍粑黏住,很难轻松扯起来。若不用劲,会扯不动,惹人笑话;若过猛用力,又会把打好的糍粑甩到槽外的地上。节奏感、配合的默契度与耐力的多重考验来了,若是新手,一定会有趔趄。小伙子们可都卯足了劲头,决不能在这个场合让人小看了。

  

 

  这个环节,我最喜欢了。因为实在打得累了,两个人绞到一起,将棒子以X形相操,顺时针方向转圈。这样可以将散在边上没有打均匀的糯米粘出来,其实更重要的是两个人都可以体面地稍事休息。哈哈~

  

 

  再打上几个回合,可以“出锅”了。再次两棒相操,绞起糍粑,下一道程序就是女人们的事了。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这时候的糍粑真的很有味道,很香、很黏、很弹,小孩们最乐啦,他们不断地吃,其实只是觉得好玩而已,不知不觉就会吃多……

  

 

  小时候我最喜欢两个板子合起来压扁糍粑的程序。跳到板子上使劲地压、跳,有时把糍粑压成一个大月饼。

  

 

  总疑惑,是年龄增大,还是农村的世界悄悄变化,总觉得年味淡了。

  写到这,觉得年味淡了的原因,可能是好久都没有回去打糍粑了。

  有家,才有年,有打糍粑,才有年。

关于我们 | 网站首页 | 收藏本站 | 友情连接
主办单位:中共会同县委、会同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:中共会同县委宣传部
版权所有:会同新闻网/红网会同分站 新闻报料:0745-8823686 投稿邮箱: htnews@yeah.net
(C)2010 http://www.htnews.cn ,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1017228号-1号
湘公网安备 43122502000103号